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优联互通向中小企业网站推出MIP专项改造活动。

来源:原创 2020年04月07日 02:32

中小企业的网站建成后流量少,百度收录少,是很多企业亟待解决的问题,而疫情期间,对广大中小企业造成很大冲击,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为了助力中小企业的网络宣传,专门推出了MIP站群系统,协助中小企业进行宣传,让中小企业网站实现百度快速收录。

那么什么是MIP?

MIP一般是指百度力推的MIP技术,是Mobile Instant Pages英文字母的缩写,中文可以翻译文网页加速器,没有特别说明一般指的是百度MIP。随着移动发展,手机性能和宽带的提升,用户对于移动端页面打开速度要求越来越短,特别在电商类网站这种情况更加严重。这种情况下百度提出提高移动端打开速度和提升用户体验,MIP在这种情况下就得到百度大力推广。

优联互通的采用百度的MIP技术标准开发了一整套MIP站群系统,加快对搜索引擎的收录,加快对网站的SEO优化。站群内建立扁平化的内链链轮体系,让蜘蛛来去自如,快速提升网站排名。同时站群可以在后台自由管理友情链接,并自定义栏目关键词、描述以及网站副标题,网站按照百度的标准,建立了与百度之间的接口,实现对百度的实时推送功能,让百度以最快的速度对页面进行收录。新开发的MIP站群系统可以添加关联的关键词标签实现对SEO优化

做过SEO都知道,百度对于用户体验追求,可以用无以复加这个词形容。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专门针对性的开发一整套系统,用专业的技术团队解决百度快速收录问题,助力企业在疫情后的快速复苏,与全国中小企业一起打赢这次疫情下的经济战争,共同为经济建设出力。


相关推荐

又一家造假的中概股?达内科技被曝高管亲自刷单

前有瑞幸咖啡自曝22亿元财务造假被逼近退市,后有三个月内被做空机构六次狙击的跟谁学,“造假”似乎成了笼罩在中概股上空难以消散的一片乌云。最近,BT财经接到爆料称,中概股达内科技(NASDAQ:TEDU)存在刷单造假行为。达内科技是中国第一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职业教育公司,上市五年,从IPO发行价9美元跌至如今的2.57美元,市值为1.4亿美元,去年一度濒临退市边缘。刷单被曝5月26日,胡先生向BT财经爆料称,经朋友介绍,认识了达内会计中心&达内中关村校区负责人辛某。“为了帮朋友一个忙”,胡先生按照辛某的指示,完成了在某信贷APP上贷款了25800元、并在一个月内取消贷款的操作。对此,胡先生向我们提供了微信聊天截图。由对话截图可知,MissXin手把手地教胡先生如何贷款、退款,并亲自操作了注册账号、录入系统、开通课程。而据胡先生介绍,他并没有上过一节课,账号激活后也没有班主任来对接沟通。公司只在他决定退学费的时候来过电话咨询原因。由此,基本上能定性为刷单行为。至于MissXin的身份,根据胡先生提供的微信账号搜索发现,显示“并无此用户”。BT财经也于5月27日下午致电达内科技公开的IR电话,希望求证此事,但无人接听。虽然MissXin在聊天记录中表达过这种行为不能让集团知晓,但胡先生认为,对方要想满足业绩的话,一定会从最亲密的人开始,再找其他朋友刷单,由此推断该行为并不是偶然独立事件。达内作为“IT培训第一股”,是以IT培训起家。2013年(上市前一年),中国IT培训市场规模约为77亿人民币,而达内市场份额为8.3%,排名第一。但随着IT培训市场的逐渐饱和,达内科技产品线逐渐拓展,会计逐渐成为重点业务。在今年一季报电话会议上,CFO季苏海就曾表示:“一季度开的八个中心有七个是会计”。有意思的是,按胡先生的说法,辛某正是达内会计中心负责人,为胡先生开的“假课”也是会计类课程。那么,会计业务部门是否会因为要承担新的营收增长点而压力巨大,才出现高管都要亲自下场拉人头的情况呢?亦或,刷单造假在达内科技公司内部已经是普遍现象?毕竟,达内科技的前科满满——上市五年,每年都造假。自曝造假都2020年了,达内科技才姗姗来迟地发布了2018年年报。为什么呢?可能是造的假太多,需要时间鼓起勇气直面惨淡现状。就在MissXin找胡先生刷单的前两天,4月24日,达内科技在美国证监会官网上披露了审计后财报,自曝上市五年来累计虚增了约6.3亿元营收。据财报显示,达内科技2014-2018年的实际营收分别为7.12亿元、11亿元、15.2亿元、17.53亿元、20.85亿元,而此前公布的结果分别为8.37亿元、11.78亿元、15.8亿元、19.7亿元、22.39亿元。该财务造假是公司董事会独立审核委员会于2019年4月发现的。美国股市有一个独立审计制度,要求上市公司必须设立一个独立审计委员会,大部分由独立董事组成。达内科技的独审会审查了大约26万封员工电子邮件和通讯记录,进行了58次访谈。审查结果在当年11月公布,认为达内科技自2014年上市以来,所有财报均不准确,通过不准确的学生账户以及贷款数据,来故意夸大收入。对此,达内科技曾向《证券日报》表示,一方面是因为公司内控体系存在缺陷,另一方面是在执行层面存在人为操作不当等情况。公司已经采取了一系列的补救措施,包括开除副总裁在内的多名涉事人员、就调查结果所涉问题向公司员工提供培训等。但就胡先生反映的情况来看,培训似乎并不到位,刷单造假的情况依然存在。值得一提的是,达内科技的高层也出现震荡。今年3月,CFO杨余多离职,原独立董事孙永吉成为CEO,创始人韩少云辞去CEO职务,继续在董事会任职。差点退市这个曾顶着“IT培训第一股”光环的中概股,曾一度濒临退市边缘。由于启动了董事会独审会的内部调查,达内科技连续两个季度未能按时公布财务报表。按照纳斯达克的上市规则,不按期发布季报,则不符合上市标准。为此,达内科技申请了延期。但豁免到期,达内科技仍未能按时公布。当时,独审会报告一出来,达内股价跳水,本来就长期处在1美元以下,当日下跌5.52%,一度触及0.72美元的年内低点。11月1日,纳斯达克交易所正式通告达内科技董事会,由于两个季度未公布财报,达内科技已不符合继续上市的标准。而不愿自动退市的达内科技向纳斯达克申请举办听证会,以求重新合规。今年5月5日,达内科技终于收到纳斯达克的通知,重新上市,才挽回一线生机。回首当年上市风光,集富亚洲、IDG、高盛资本等大牌资本纷纷加持,就连俞敏洪的新东方也斥资1350万美元表达支持。2015年,达内科技创始人韩少云还向他人传授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成功经验。他说:“要做一个成功的IPO,是要有收入门槛的。现在投资者越来越关注体量大、收入好、增长好的上市公司。即使上市了,你也要不断增加业务规模。中国企业要把自己公司做强、做大,才能谈别的。”韩少云表示,中国A股市场对业绩不敏感,但美股市场对于的业绩增长是非常敏感,差50、100万美元都不行。“业绩做好才是公司价值的体现,也是你上市的一个必备的条件。”“只要运营质地是好的,公司股价也一样会好的。”“公司的股价还是主要取决于公司的业务本身。”“上市工作不复杂,复杂的是如何把业绩做好,业绩做好了,上市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因为好公司是稀缺的。”句句掷地有声。然而现实是,在韩总说这些话的时候,达内科技就在造假,甚至从一上市就开始以虚假业绩欺骗投资者。如今,达内科技的股价已从最高点缩水九成,业绩造假了五年,恐怕离韩总口中的好公司差得有点远。注:文中胡先生为化名

2020年05月29日 11:09

企业推广最有效果营销方式之一:软文营销

随着互联网科技的日益发达,越来越多的企业重视起了互联网营销,而软文营销成为了企业发展的重要策略。不难发现,现在网络上有很多推广软文平台,比如易推,不少企业都会通过这种方式对企业产品进行软文宣传。关于企业为什么要做软文营销推广,今天小编就来给大家做一个详细的分析讲解。一般,每个企业都会有自己的品牌,一个品牌想要长久持续地发展下去,除了自己的品牌本身很有特点和卖点,还需要进行大量的营销推广。软文营销可以将企业想要传达给用户的信息巧妙植入软文内,并选择合适的媒体平台发布出去,再利用搜索引擎提高搜索排名,让更多的用户能看到。而且一经发布,永久不会在搜索引擎消失,用户随便搜索都可以找到相关信息。这对于企业的知名度,包括口碑、品牌都有重要的价值。另外,软文的传播范围广,覆盖用户大,没有地域限制。不管是合作商还是潜在消费者,在进行选择和消费前都会在网上搜索相关信息,而通过软文营销推广能让用户在搜索时,就在前几页看到企业的大量正面新闻,从而对企业有所深入了解,并且建立起信赖和认同。目前软文营销是企业推广最有效果、最高性价比的营销方式之一,相对于其他的网络营销方式,软文营销推广的成本较低。也就是花小钱小成本,就可以有大的稳定的回报。虽然做软文推广可以带来很大的曝光量,但是想要通过一次软文营销就带来很高的销量,那是很难实现的,也是很不现实的。软文推广不像硬广告那样直接,需要通过长期的营销宣传,通过文字潜移默化的影响人们的思想,从而提升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进而在营销上产生质的变化。企业在做软文推广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找一家合适的软文推广平台。现在市场上有很多软文推广平台,企业在抉择时应该学会对比,选择一家靠谱的软文发布平台,不仅发布的文章收录高,而且软文的质量高。高质量的软文可以给企业带来非常可观的效益,并且是持续性的。就我所知,易推这个平台发布的文章收录就极高,具体可以自己上易推官网去了解下。

2020年05月29日 10:40

OLED大势已成,液晶材料起家的瑞联新材如何抢占先机?

当手机界还回响着“LCD永不为奴”的声音之时,在OLED显示屏的上游材料领域,早已有公司悄然开始布局。瑞联新材是国内OLED材料的领军企业之一。经过多年的发展,已开发“OLED前端材料化合物”超过1300种,自主研发的合成路线超过1800种,产品实现了对“发光层材料”、“通用层材料”的全覆盖。Idemitsu、Dupont、Merck、Doosan、Duksan等国际领先企业,占据全球OLED终端材料市场约70%份额,瑞联新材已经全部建立合作关系。同时,瑞联新材还是国际领先的“单体液晶”生产商,凭借液晶单体产品,成为占据全球混合液晶市场约80%份额的龙头企业德国Merck和日本JNC的核心供应商,并与国内主要混合液晶厂商八亿时空(688181)、江苏和成、诚志永华建立稳定合作。近年来,OLED的发展迅速,俨然一副将要取代LCD的趋势。反观LCD,过剩的产能不断拉低LCD面板的价格,行业深陷“低谷”。如此局势之下,瑞联新材将如何平衡这两块业务?它又能否在产品更新迭代的浪潮中乘风而起?榨干LCD全部价值最近几年,瑞联新材业务规模稳步增长,2017年至2019年,其营收从7.2亿元增长至9.9亿元,复合年均增长率17.3%;净利润也从7800万元增长至1.48亿元。其中,液晶材料是瑞联新材的营收支柱,2017年至2019年,其液晶材料业务分别实现营收3.78亿元、5.97亿元、5.69亿元,占当期总营收的53.6%、69.8%、57.6%。瑞联新材所生产的液晶材料主要为单体液晶,单体液晶以不同比例混合在一起,便是在LCD面板制造中,最终用到的“混合液晶”。2019年瑞联新材液晶单体产品的销量,占全球市场的比重达到16%,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也得益于其与全球混合液晶龙头德国Merck和日本JNC的深度合作。当期,德国Merck和日本中村(JNC指定采购商)是瑞联新材前两大客户,它们合力贡献了瑞联新材接近一半的营业收入。不过,虽然液晶材料业务依旧是瑞联新材的主要营收来源,但其营收增长却出现下滑。与此同时,瑞联新材OLED材料营收却同比增长50%,达到2.3亿元。在这两个业务营收规模的“此消彼长”中,是否意味着LCD材料业务真的已经触顶?瑞联新材LCD材料业务其实还未达到上限,其液晶单体销量一直保持增长,已从2017年的80.49吨增长至2019年的131.08吨。液晶材料收入下降,主要是受到LCD面板价格下降的影响,上游材料价格因此相应下调。而随着三星、LG等显示面板生产厂商逐步减少或退出LCD产能,世界产能进一步向中国转移,LCD的价格也正在逐步回暖。此外,下游LCD显示面板的市场也仍有一定发展空间。这是因为,虽然OLED的发展正在逐步侵蚀LCD的市场,但LCD目前仍是平板显示市场的主流,2019年全球平板显示市场规模约为1052亿美元,其中LCD面板市场规模约为793亿美元,占比为75.37%。在LCD电视面板大尺寸化趋势,以及5G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带动下,LCD面板市场规模也将保持持续增长的趋势。根据IHS数据,2019年,全球LCD显示面板的出货面积为2.16亿平米,预计到2023年,LCD面板的出货面积预计将增至2.39亿平方米。届时,作为LCD面板的上游材料供应商,瑞联新材继续受益可期。为了迎接液晶材料需求的增加,瑞联新材此次申请上市的募投项目中就拟募集3亿元资金,用于新建两个高端液晶显示材料生产车间。抢先布局OLED纵观显示技术发展历程,从“CRT电视”到“等离子电视”,再到如今的LCD,新老技术交替屡见不鲜。曾在与等离子显示技术的角逐中胜出的LCD,如今也面临OLED的冲击。OLED,即“有机发光二极管”,而OLED显示屏则是利用有机发光二极管制成的。根据驱动方式的不同,OLED也可以分为“PMOLED”和“AMOLED”,其中AMOLED是当前发展的主要方向。从LCD和OLED的发光原理上看,LCD发光主要依靠“背光模组”,而背光模组通常由大量的LED背光灯组成,液晶材料则相当于“光闸开关”。与LCD不同,OLED则不需要背光模组,也不需要控制光量的液晶层,它能够实现自发光。而且更重要的是,由于OLED显示屏的结构与LCD显示屏不同,LCD中需要用到的“滤光片”、“偏光片”、“背光源”和“混合液晶”都被“OLED终端材料”所取代,因此在整个面板制造中,OLED材料成本占比远远大于液晶材料成本占比。OLED材料成本占OLED面板材料成本的比重约30%。其中,发光层材料是OLED终端材料的核心部分。按照发光颜色的不同,发光层材料可分为蓝光、红光和绿光材料。目前,瑞联新材产品已经覆盖这三种发光层材料,并实现规模化销售。同时,瑞联新材也是是国内少数能规模化生产OLED材料的企业,2019年其在全球“OLED升华前材料”市场的占有率约14%。得益于构造相对简单,OLED面板相对LCD面板更轻、更薄,同时OLED的材料特性也使得其可以实现柔性显示和透明显示。这些特性也促使OLED面板在智能手机、VR以及智能手表等领域逐渐取代LCD面板,成为设备制造商的新选择。以手机为例,各大手机品牌的旗舰机纷纷放弃液晶显示屏(LCD)转而投向OLED的怀抱,连LCD忠实用户苹果,也在它的X、Xs系列采用了OLED显示屏。但受限于蒸镀技术、良品率等原因,OLED的价格也明显高于LCD,并且短时间内OLED材料的市场也将集中在中小尺寸屏幕产品。不过,不同于已经进入存量竞争的LCD面板市场,OLED市场可以说是一片蓝海。作为新型显示技术,近年来OLED显示的商业化应用越来越多,AMOLED面板的出货面积也从2014年的155万平方米增长至2018年的659万平方米,复合增长率达到43.6%。据IHS的预测,到2023年,AMOLED显示面板的出货面积将增至2243.48万平方米。而下游的放量,也将推动上游OLED原材料产业的发展。IHS也预测到,2019年OLED终端材料市场的需求约为82.34吨,较2018年增长42.36%。未来随着OLED显示面板产量的不断增长,OLED显示材料的需求也将继续扩大。届时,瑞联新材作为OLED前端材料供应商,其OLED业务规模将迅速扩张。掘金医药中间体领域仅仅是显示材料市场已经不能满足瑞联新材的胃口,它还将业务延伸至“医药中间体”领域,成功拓展了医药“CMO/CDMO”业务。在液晶材料营收出现下滑时,瑞联新材的整体营收能够继续保持增长,除了OLED材料业务外,也有医药中间体一半的功劳。2019年,医药中间体业务营收1.56亿元,同比增长160%。所谓CMO,即“医药合同生产”,是指接受制药公司的委托,提供“医药中间体”、“原料药”、“医药制剂”等的定制生产等服务。而CDMO的出现,则是随着药企不断加强对成本控制和效率提升的要求,单一代工生产服务已经无法完全满足客户需求。药企希望CMO企业能够利用自身技术积累承担更多工艺研发、改进的创新性服务职能,帮助药企提高合成效率并最终降低制造成本。目前,多数跨国制药企业为了降低药品研发生产成本,会选择委托CMO企业生产定制化的中间体、原料药,通过专业化分工来提高新药研发效率。根据BusinessInsights的统计,2017年中国CMO的市场规模约为314亿元,到2021年,中国CMO市场规模预计将增至626亿元,复合增长率约18.83%。医药中间体是指生产“原料药”之前的各类化合物,虽然看似与显示材料风马牛不相及,但本质上都属于有机材料。能够成功跨界,也要归功于瑞联新材在显示材料领域积累的大量“化学合成”、“纯化”、“痕量分析”及“量产体系”等技术经验。而瑞联新材受托完成合成路线工艺研发及规模化生产的“PA0045”,是当前医药中间体的主要营收来源,2019年PA0045产品营收1.44亿元,占医药中间体总营收92.3%。它也是某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新药的医药中间体,该肺癌治疗药物已在日本、美国、欧洲等地注册上市。虽然,瑞联新材开发出的成熟的医药中间体数量相对较少,但瑞联新材处于在研阶段的医药中间体项目超过10个,随着在研产品对应终端制剂研发阶段的推进,更多的医药中间体将逐渐兑现,医药中间体将成为联瑞新材的又一大核心业务。有机材料领域多年的深耕,瑞联新材得以建立起以液晶显示材料为核心的多元化业务体系。眼下,OLED取代LCD成为显示技术的主流已是大势所趋,瑞联新材也做好两手准备,在LCD依旧处于“当打之年”榨干它的每一滴价值,同时,布局未来OLED,等到LCD开始衰落之时,OLED将继续保障其不受影响。而随着CMO业务的逐步成熟,也将为瑞联新材的业绩增长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2020年04月27日 11:11